吸饼大队长

↑首席小迷弟。现在这个是子博,发一些无聊的东西所以孩子们取关吧【抱歉啦】吸饼大队二队长,吸冬大队长。此号only凹凸。

饼饼删博了吗??我我为什么找不到她了!

希望他们永远无忧无虑永远好,永远有值得的人爱他们!!!

夭寿啦王耀死活要娶我!:

我希望,我喜欢的太太在三次元没有烦恼事事顺心,不用每天熬夜操心成绩是否会下滑,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,有各种各样好玩的脑洞时都会有时间把它们写下来,就算会遇见挫折但总能有惊无险,内心充满对生活的期待,相信世界始终是美好的,努力总能带来回报。


我希望,我喜欢的太太不会错过任何美好的事物,无论素颜还是化妆都美上天,每天都有用不完的精力,像风一样来去自如,在变得老成之前有快乐得一塌糊涂的回忆,有一群要好的朋友,喜欢的口红色号永远都有货,喜欢的衣服永远买得起,喜欢的人,永远不会嫌她烦。


我希望,我喜欢的太太能做个潇洒的人,不被任何人所牵绊,用心的付出总能收到等价的回报,被更多人赏识,但不会忘记自己的初心,写自己想写的文字,或者画自己想画的图,说自己想说的话,做自己想做的事,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,而不会被别人指手画脚恶意揣测。


希望她有满格的WiFi和用不完电的手机,有顺手的键盘和内存强大的硬盘,不会有未完成的作品一手抖删除的绝望。


希望她讨厌的人不会在她面前碍眼,希望她不会有痛苦的瓶颈期,希望她能随心所欲挥洒自己的才华,希望她混圈的行为被家人理解,被三次元的交际圈包容。


希望她走过半生,归来仍是当初的模样。

玫瑰【瑞金】

※乱七八糟的文风
※练习文风产物【剧情十倍速
金是一个没有童话就睡不着的孩子。
姐姐秋将厚厚的《格林童话》叠在床头,一页一页翻下这古老的书页,由玫瑰花瓣淀下一个又一个梦。
“勇士捡起脚边的玫瑰花,轻放在公主的金发间,花香在她沉睡的容颜上拂过,他俯身吻上了公主玫瑰色的唇,‘该醒了,我的公主’他虔诚地喃喃着。”
“先讲到这里,快睡。”格瑞合上书页,今天他被委托去哄金睡觉,“赶紧。”
“我会有那一朵玫瑰吗?”金瞪了眼睛看他,他执着地问着,瞳仁在昏黄灯光下敛着灿灿的光。“会吧!我可是登格鲁的勇士!”
突然兴奋的声音叫嚷着在耳边响着,格瑞漫不经心地起身揉了他的发丝,“睡觉。”他为金掖好被子关上灯走出门外。
玫瑰……“怎样的呢?”那以后,像是被巫女施下了咒法般,金常常发着呆念叨着这个词语……“玫瑰……”
怎样的……呢?
金怔怔地望着烫金边的封面,转身奔向通往悬崖的小路,尽管秋不止一次念叨过,危险的。
他奔跑着,穿过森林,穿过小溪,金站在高高的悬崖上,看见了峭壁上的花,火红的,如红日一般的花。是玫瑰吗?他欣喜地弯腰扶着山石去摘,是我的那一朵玫瑰吧!金全然忘却了其下幽惨的山谷,入魔了般的,指尖触上花瓣,花萼,花梗,光滑笔直的触感,手腕转动,脚下却是一松。谁的心脏突然地抽搐了,金紧紧地闭上了眼。
却没有意料中的落空,一个怀抱。那个一反平常一脸慌张的少年紧紧的拥住了他。
“格瑞!我找到了玫瑰!”金睁开眼睛张开手掌呈上了手中紧紧护住的花,他湛蓝的眼睛笑着。
花被格瑞夺去抛向一边,格瑞抿着嘴将金脸上的尘土擦去。
“这不是玫瑰。”他说。

多少年后的格瑞像在回忆什么似的在门口站了许久,他捧着一把玫瑰淡淡笑着打开房门。他将玫瑰花枝散开摆满了床头。
格瑞轻轻挽起枕间金柔软的发丝。在这浓郁地如梦镜一般的玫瑰花香中俯身于金唇上落下一吻。浅浅的笑容依旧安详,匀匀的气息在花瓣中起伏。格瑞心知若此时这双美丽的湛蓝色眼睛睁开,自家发小必会气恼地说着自己是勇士而不是公主的话语。
他起身向外走去,勇士镶着红宝石的皮靴踏过由玫瑰花藤绕成的阶梯一步步远去,黑鸟在空中掠过,玫瑰荆棘再次封住了公主沉睡的城堡,藤蔓缚住了依然沉睡的公主,玫瑰的横刺刺穿了公主的身躯。
格瑞关上病房的门,一页白纸自颤抖的手指尖无力滑落
【患者:金       已确认   脑死亡
           是否接受安乐死。

是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患者家属签名:格瑞

公主的血染红了玫瑰。

下面来做一个简单的演算

∵已知公式:沉默=金
又∵格瑞喜欢沉默
∴带入公式得:
          格瑞喜欢金


回旋爆炸地跑走】

守护#双金#

关于最后一战金黑化内部插叙】
乱七八糟的随笔get√
作者已死亡√

“谁来…帮我啊…我…要…变强啊…”
“不要!…变…强啊…我…”
……谁?
不同于四周泥沼一般黑暗的声线断续着回荡,某种意识在黑暗中震荡了。阴暗的,复杂的,肮脏的,险恶的触手般紧束在心脏,蠢蠢欲动的欲念缚着肆妄的笑声。眼皮下阴云般的雾霭下隐出一弧红色,意识间第一瞬存着的色彩,猩色的,妖冶的,缓环于黑暗中混乱错杂的脑回路间,影子般的躯体叩响了冥冥闷闷的跃动。
是【我】?初次支配了混沌的分离,不知是何的介质低低地嗡鸣,眼见第一瞬照入着那个规则中被称为“光”的物质,那种……不该奢求之物,刺目地 如方才那过于熟悉的声线,啧,天真的……会灼伤人的。
“不…我…要守护…大家…变强……”
谁…又是没头绪的天真,可笑的活力,苍白的誓言。存于污垢之中的心脏却可笑地开始触动着,不明原因的。
起身,用手拂上眼睑,声音在其上光团见晃动,挣扎。
却让人忍不住去追逐的。那个被命名为“念头”的物出现了。光晕飘落在笼了黑雾的手臂,灼烧着留下了一种圣洁之气。嗅觉?脑内充斥令人上瘾的气息,口齿间不自觉地飘出字音:“——金。”
他是谁。脑内无意识地浮现金灿的发丝与湛蓝的色彩,是可用一个叫做“明媚”的词语形容。
……传说中的……阳光?
“谁…来…帮…呃啊……”阴暗间沸腾了,一种不知名的牵连支使着喉间干涩地回应:
“……【我】”
像是从邈远处传来的声音。
如潮一般的情绪在一刹那翻涌,如窒息后一般张臂去拥抱什么,意识张旋着凝出一个不知名的执念,其上的光团扩大了,光明渐渐包裹了全身,意识被吞没在一片空白。
伸展的双臂触见了灿金的发羽,血脉于一瞬通融了光与暗,柔长的睫投下浅浅的影,失神的瞳映射了【我】的影,【我】的颜色。
“你是……我/【我】”不约而同地,红与蓝的眸光交映着,指尖相触,温润的手将一个四方箭头的物件滑落,落在【我】于光明中苍白的无一血色的掌心,是阳光的色彩吗?【我】的意识逐渐消散,于光中透明,碎片化。属于那一个我的记忆漫过全身。第一次触身的,实际的暖,在指尖的。
生疏地牵动嘴角,扯出一个被称为笑的神情,“交给…【我】…由【我】来…”
“来…守护…”唇间没来由地落下这个字句,第一次明了了意识中唾之苍白的词语。
“守护……”是这样吗?存来所依的执念。
“……守护你”
目光第一次温柔于眼前的金色,影子的守护:
——【我】,是你去守护别人的本钱。

【我】在最后一瞬吻了他的额头。

……别怕

【最近滚滚有点不对劲∑

祝你们新年快乐新年大吉吧!